新民晚報

訂閱

發行量:786 

主任日記|所有的病人都喝上了我們海派中醫特色的中藥

圖說:樊民和病區醫護團隊準備進入病房新民晚報記者郜陽 攝  2月19日 武漢 多雲  今天上午九時,大家迅速集合,帶著大量從上海帶來的醫用物資和防護用品,趕往雷神山醫院。

2020-02-22 06:0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圖說:樊民(前排左二)和病區醫護團隊準備進入病房 新民晚報記者郜陽 攝

  2月19日 武漢 多雲

  今天上午九時,大家迅速集合,帶著大量從上海帶來的醫用物資和防護用品,趕往雷神山醫院。車上的氛圍和前幾天不太一樣,之前大家還能在班車上有說有笑,這次卻顯得格外凝重。因為大家都知道,今天起,我們負責的病區開始接收病人。真正的戰鬥從今天開始!

  到達病區後,大家分頭各自忙碌了起來。為了能夠擠出時間再次檢查病區各項準備工作,大家的午餐只能匆匆解決。沒有桌子,領來的盒飯就堆在牆角,大家充分利用休息室的床鋪,疊好被褥,就成了「餐桌」,大家或是坐在紙板箱上,或找個墊子席地而坐,還有些直接蹲著、站著,就這麼簡單對付了一頓午餐。

  抓緊一切時間做好收治之前的準備,再一次重申個人防控的流程,心中默默演練隔離衣和防護服的穿脫。我和盧根娣護士長帶領醫生、護士,模擬病人進院流程。我們必須要做到事無巨細,要把每個可能出現的環節都想到實處。

  接收病人的指令終於來了!真正的「實戰」開始了!大家利落地換上洗手衣、隔離衣和防護服,戴好護目鏡、口罩和手套,一個個都像太空人。包裹嚴實後,為了便於分辨彼此,每個人都在防護衣上寫上自己的名字。還有一些隊友在背後寫上「武漢加油」「必勝」等,互相加油鼓勁。

  我們醫療隊副領隊李斌突發奇想,在我的胸前,赫然寫上了「樊大俠」三個大字。大俠不敢當,但是我覺得這個名字也挺好,非常霸氣,嘿嘿,病毒,你怕了嗎!沒料到的是,身後聽到的姑娘們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隊員們排列整齊,在門口迎接病人。救護車一輛一輛地開來,又一輛一輛地開走。病人們接踵而至,大家都主動迎上前去,把病人帶來的行李、病例資料等等順手接過。隊員們忙而有序地對病人的情況進行篩查,測體溫、測氧飽和度,判斷病人的輕重程度,引領或者攙扶著病人,送到相應的區域抓緊入住。很快,我們七病區的48張床位全部收滿。

  病人們進入病房後,隊員們有條不紊地忙碌起來。護士給病人連上監護儀,詢問資料、一般情況;醫生詢問病史、查體、進行心電圖檢查。我們岳陽醫院分隊的侍鑫傑醫生還為進行了針灸治療。

  在我們收治的病人中,有一位是用救護車擔架直接送來的重症患者。他年齡超過80歲,還合併有高血壓、糖尿病、腎功能不全等多種基礎疾病,雖然持續鼻導管吸氧,但氧飽和度仍在下降。岳陽醫院呼吸內科的王振偉副主任勇挑重擔,迅速查明病情後給予患者高流量吸氧。很快,病人的症狀逐漸好轉,氧飽和度也恢復至正常。

  龔亞斌副主任和吳禕副主任醫師一直在病房裡忙前忙後,腎病內科張熙副主任醫師一直在飛速地處理醫囑。張艷護士長帶領的護理團隊也非常給力,年輕的姑娘們沒有一個叫苦叫累,即便累到坐在凳子上起不來,也毫無怨言。看到這些,真的深深感動了我這個做隊長的。

  詢問病史的過程中,病人們得知我們是來自上海的醫療隊,都說「你來了,我們就放心了」,他們普遍對我們上海醫療隊的工作都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和肯定。

  王振偉和吳禕堅持留下完成收尾工作。等我脫好防護服,從污染區里出來,時針已經指向了九點。算算,我們從下午四時進入污染區,到九時出來,已經五個小時了。

  回到駐地,已是深夜11時許。但想到還留在病區的幾位醫生和護士們,他們可能要凌晨才能回到酒店,真的是心疼。

  鄧玉海和姜愷兩個醫生主動報名,值病區開科第一個大小夜班,所以白天就沒有安排他們去參加收治病人的工作。但在大部隊出發的時候,他們仍想「矇混過關」,被我一眼發現,嚴詞拒絕了他們,必須保證充足的休息才能保證充分的戰鬥力。

  睡前,在微信群里鼓勵一下大家,希望大家抓緊時間休息:「我們是第四批國家中醫醫療隊里最早出發的,也是最先收治病人的,還是滿床狀態,大家加油、明天接著戰鬥!」

  2月20日 武漢 晴

  早交班後,大家一起梳理了昨天收治病人的情況,分析病人的病情。副領隊李斌副院長身先士卒,帶領幾個早班的醫生查房,查看了每一個病人。他向患者介紹了常規的治療方案,同時也向大家詳細解釋了結合海派中醫特點的中醫治療方案,他那鼓舞人心的話語,迅速提升了病人對我們海派中醫的認可度和支持度。很多病人聽說我們是來自上海的醫療隊,紛紛表示對戰勝疾病有了更強大的信心。

  除了藥物治療,我們醫療隊「人盡其用」,龔亞斌和侍鑫傑醫生會針對病人的病情和症狀開展針灸治療,王振偉向病情較輕的患者教授岳陽醫院呼吸「六字訣」,希望提升病人的肺部功能,促進肺部功能的儘快康復。

  病區內有一位病情相對危重的患者,81歲的阿姨,她有高血壓、糖尿病合併腎功能不全。入院時,氧飽和度不到90%,經過一晚上的治療和護理,早上查房的時候,她在無吸氧的情況下,氧飽和度保持在95%以上,病情趨於穩定,大家心裡懸著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今天,我們給所有的病人都開出了中醫治療方案處方,所有的病人都喝上了我們海派中醫特色的中藥。

  下了早班,回到酒店駐地,看到我們幾個隊員又在搬運物資,一問,是醫院給我們大家送來的溫暖,後方源源不斷的物資供應真的是讓我們每個隊員都覺得有保障,覺得很暖心。

  晚飯過後,我們和酒店協商,利用一個閒置的會議室作臨時的「倉庫」。大家齊心協力把各種物資分門別類規整起來,整個醫療隊的環境煥然一新、乾淨整潔。

  辛苦的一天又過去了。希望這個疫情就像武漢的天氣一樣,逐漸清朗起來。希望武漢真正的春天能夠早日到來。

  作者為第四批國家中醫醫療隊(上海)隊員、雷神山醫院感染三科七病區主任樊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