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春節讀書 | 希臘視角的債務危機:「多速歐洲」怎麼辦

2019年,希臘成為歐元區經濟增長最快的成員國之一,增速超過歐元區平均水平。《房間裡的成年人:我與歐美建制派的鬥爭》雅尼斯·瓦魯法基斯著法勞·史特勞斯·吉羅出版社希臘的歐元之殤2015年初,瓦魯法基斯的身影頻見報端。

2020-01-28 20:4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9年,希臘成為歐元區經濟增長最快的成員國之一,增速超過歐元區平均水平。惠譽和標普等評級機構相繼將希臘主權信用評級由「B-」上調至「B」,展望為「正面」。

2018年6月22日,歐元區19個成員國財政部長結束談判,就希臘債務危機救助計劃最後階段實施案達成一致協議,歐盟方面和希臘均表示:希臘主權債務危機至此結束。

把時鐘撥回十年前,以希臘、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為代表的國家相繼爆發主權債務危機。希臘政府力挽狂瀾,最終獲得歐盟的救助資金,使國家免遭破產和退出歐元區的命運。

希臘前財政部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2018年發表回憶錄——《房間裡的成年人:我與歐美建制派的鬥爭》(Adults in the Room),在書中他詳述了這一階段與歐盟領導人博弈的過程。瓦氏原是希臘雅典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專攻博弈論。他曾想將經濟學的模型應用在現實世界中,但沒有想到的是,現實世界遠比經濟學模型更為複雜。

《房間裡的成年人:我與歐美建制派的鬥爭》

雅尼斯·瓦魯法基斯 著

法勞·史特勞斯·吉羅出版社(2017年版)

希臘的歐元之殤

2015年初,瓦魯法基斯的身影頻見報端。這位專攻博弈論的經濟學家,從幕後走到台前,於2015年1月起擔任希臘財長。這也拉開了他這本回憶錄的序幕,本書的開始,從瓦魯法基斯與歐盟的博弈展開。

上任伊始,瓦魯法基斯的主要任務是與時任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一起,與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周旋,為爭取「取消緊縮」和「債務減記」而奮鬥。

2010年,希臘宣告破產。其原因在於,在2001年希臘加入歐洲貨幣聯盟後,希臘政府放貸程度加劇,政府揮霍無度。這種情況下,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而後將本國貨幣貶值,雖然會使國家陷入困境,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希臘經濟或將好轉。

以德國為首的歐盟並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2010年5月,歐盟委員會、歐洲中央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介入,共同推出了1100億歐元的救助計劃,以幫助希臘紓困。

在瓦魯法基斯看來,外部的救援將會使得希臘進退兩難:一方面,希臘需要資金以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一旦接受了歐盟的資金,意味著必須接受默克爾提出的嚴苛財政政策,這將使希臘的經濟雪上加霜。

瓦魯法基斯用長達幾章的內容詳盡地記錄了與歐盟「建制派」的拉鋸過程。而後瓦魯法基斯向歐盟提出了一項來自希臘的方案:希臘不會退出歐元區,但希臘將有條不紊地在歐元區內破產,並減輕財政緊縮政策,使國家債務顯著減少。如果此方案失敗,他願意使希臘從歐元區撤出,使其走上主權債務之路。

在歐洲金融事務中占主導地位的德國財政大臣沃爾夫岡·紹布爾(WolfgangSchäuble)公開支持瓦魯法基斯的方案。但他同時宣稱,讓希臘加入歐元區是錯誤的,解決希臘危機的唯一方案就是讓希臘退出。默克爾卻不同意紹布爾的觀點,因為這將導致歐洲共同貨幣聯盟的崩潰。

德國總理和財政大臣的分歧又使談判陷入了困境。瓦魯法基斯在書中寫道:「當時的談判是一個僵局!」他發現,如果只是靠德國、歐央行和IMF,無法幫助希臘走出危機。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也對希臘的境遇表示同情,但他表示,無意繞過德國營救希臘。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瓦魯法基斯的紓困措施並沒有問題,但他與歐盟之間的博弈並不涉及經濟學。與他打交道的,都是徹頭徹底的政客。歐盟的主要目的不是提振希臘經濟,而是保護歐元區不解體。這也是為什麼歐盟與希臘的談判持續膠著的主要原因。

沒有人會因為希臘而得罪德國

與歐盟、歐央行和IMF的談判陷入僵局後,瓦魯法基斯只得將視線轉向外部。在詳述與歐盟的拉鋸談判之外,瓦魯法基斯在書中還記錄了如何獲取歐盟之外的幫助。

瓦魯法基斯知道美國不站在他這一邊,於是他想到了藉助俄羅斯的資本,以此贏得和德國談判的時間和籌碼。當時俄羅斯正因烏克蘭和敘利亞問題與歐美交惡。齊普拉斯曾想,如果能借到俄羅斯修石油和天然氣管道的錢,也能救希臘的燃眉之急。為此,齊普拉斯親會普京,普京當場承諾將投資50億歐元在希臘修管道。

不過時間不到一個月,普京就變卦了。瓦魯法基斯在回憶錄中說,當時俄羅斯方面對希臘總理的原話是:「你還是得和德國人談。」

眼下,歐盟之外的貸款都不容樂觀。瓦魯法基斯只有一條路:發動希臘群眾,通過全民公投,來決定是否接受歐盟和IMF提出的條件。這次公投事先並沒有和歐盟溝通,由此激怒了德國和歐央行。公投之後,一系列措施立刻出台,希臘出現銀行擠兌。

全民公投的結果是,超過61%反對歐盟和IMF提出的條件,這給德國施加了壓力。在公投結束後的第二天,瓦魯法基斯宣布辭職,為希臘和歐盟接下來的談判製造了空間。至此,瓦魯法基斯記錄其任希臘財長時期的回憶錄也告一段落。

在本書中,瓦魯法基斯沒有向讀者展現,一個經濟學家的理論是如何轉化成政策的。他展示的是兩大談判過程:其一,與以德國為首的歐盟談判,如何在接受歐盟救濟與嚴苛的財政政策中達到平衡;其二:與歐盟之外的大國博弈中,如何獲得其經濟援助,以獲得和德國談判的籌碼。

作為讀者,我們在其中看不到嚴密與精緻的數學推導公式,而是一段又一段在談判桌上,或者在門外長廊中密謀的對話。

2019年底,在各大投行對歐元區的展望中,都曾提及義大利及南歐國家的財政危機或是歐元區2020年的一個風險點。各投行也預測,作為歐盟經濟的火車頭,德國或將史無前例地放鬆其財政緊縮政策,以提振經濟。

在本書中,我們看見了希臘財長在危機中如何挽救國家。在危機過去後的十年,這本回憶錄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歐元區在統一的貨幣政策和不統一的財政政策中應做出怎樣的平衡;歐盟如何解決「多速歐洲」的問題,以實現成員國均衡發展;成員國的高福利政策應如何適應其經濟發展的速度——這些問題的解決,對當下的歐盟仍大有裨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