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影評

訂閱

發行量:61 

《蝴蝶效應》:如果……可惜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如果」

從敘事結構上來說,《蝴蝶效應》與《低俗小說》的環形敘事結構有異曲同工之妙,打破了傳統單一的線性敘事結構,採用開放式敘事態度,羅列了時空的多種可能性,而又在邏輯上能夠自洽。

2019-12-31 08: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一直這樣認為,《蝴蝶效應》這部電影之所以被重溫,討論,原因有兩個:一是精巧的敘事結構,二是其升華後的主題。

從敘事結構上來說,《蝴蝶效應》與《低俗小說》的環形敘事結構有異曲同工之妙,打破了傳統單一的線性敘事結構,採用開放式敘事態度,羅列了時空的多種可能性,而又在邏輯上能夠自洽。從主題上來說,導演通過「尋找」這一主題衍生出「命運的不可抗性」,讓觀眾達到了高度的共鳴感。


1


生活里,我們常常有這樣的感慨:如果當初這件事沒有這樣做,那麼結果會如何?如果當初這件事我是這樣處理的,那麼結果會不會更好?可是,現實中沒有那麼多的「如果」,發生的已經發生了,沒有「後悔藥」可吃。

電影就是基於這種「假設」而衍生出來的,它要完成的就是假設有一種「後悔藥」可吃。電影里的主角埃文被假設有一種通過看以前寫下的日記,從而回到過去,改變已發生的事件的結局,從而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也就是電影里所言的蝴蝶效應)。

然而,埃文真的可以改變事件的發展趨勢,從而獲得一種完美的結局嗎?答案當然是:不能。


2


影片剛拉開序幕就是男主埃文匆匆忙忙闖進一間辦公室,在外部環境一片嘈雜的聲音中寫下「遺書」,然後鏡頭閃回到13年前。這樣的敘事方式,從文學的角度上來說,運用了倒敘的方式,而在敘事安排上,則巧妙運用了設置懸念的拍攝手法。成功引發了觀眾的探知欲,也為接下來發生的故事情節進行了一次預演。

年少時,我們難免做下一些荒唐的事情,叛逆,暴力、慾望……一如電影里的埃文,在少年時期,和幾個要好的朋友一起背著父母抽菸,搞惡作劇。有些小小的「惡作劇」在成年之後會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而一些惡作劇則會將人推向命運的深淵。

埃文的「深淵」就在於那根藏在抽屜里的雷管,也是今後埃文反覆回到過去想改變故事結局的根源。

他們將雷管放入郵件投遞箱裡,也許只是好奇雷管爆炸時的場景,但是,他們忽略了雷管爆炸可能造成的後果。而這次「惡作劇」,直接改變了4個少年的命運。

3

電影的字幕里,援引了《混沌學》中的「蝴蝶效應」理論:亞洲蝴蝶拍拍翅膀,將使美洲幾個月後出現比狂風還厲害的龍捲風!換種說法就是,事物的一些微小的變化,也會引起其他事件的一連串轉變。而這正是電影的「題眼」所在。

縱觀整部電影,主角埃文的一生都在圍繞「如何使事情的結局更加完美」而展開,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每改變一次,就帶來更加糟糕的結局。

現實里,埃文和凱莉被關在地下室里,被凱莉變態的父親強迫拍下不雅視頻。埃文通過超能力(看日記本,穿越回去),改變了凱莉的命運,使得她不至於被有戀童癖的父親蹂躪,卻同時改變了凱莉哥哥湯米的命運。凱莉父親將蹂躪的對象轉移到了湯米的身上,使其變得陰鬱、暴戾,多次尋釁滋事,進了監獄。

埃文從大學裡回到過去,發現從小暗戀的凱莉在哥哥湯米入獄之後,被父親逐出家門,在一家小餐館打工度日,父親再娶,凱莉顛沛流離,無家可歸。埃文的回歸,喚起了凱莉的絕望,最終自殺。

在垃圾場裡,湯米打傷了埃文和凱莉,燒死了埃文的小狗。埃文再度穿越回去,拯救了小狗,卻無意改變了好朋友蘭尼的命運。他塞給蘭尼一截鋒利的鐵皮,囑咐他用來割斷繩子,蘭尼卻失手殺死了湯米,被送進精神病院。哥哥死後,凱莉墮落了,成了妓女。

另一種比較美好的結局是,埃文改變了凱莉的命運,他們有過一段美好的戀愛,可是,他無法改變湯米,湯米出獄之後,對埃文進行報復,卻遭到了埃文的反殺。因為誤殺了湯米,又讓自己進了監獄。

進監獄之後的湯米,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又不得不再次穿越,回到雷管爆炸那個惡作劇現場。埃文在想,如果雷管爆炸事件沒有發生,一切都會有不同的結局。穿越回去,想拯救無辜的母女,卻炸斷了自己的雙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曾經的女友凱莉和蘭尼相愛了,而自己成了廢人。

最糟糕的是,成為廢人之後,蘭尼推著他去探望生病的母親,彼時的母親,已經因為他的轉變而抑鬱,大量的抽菸使得她身患癌症。為了拯救母親,埃文再一次想到了「穿越」,回到過去,改變母親的命運。

可是,無論如何,埃文都得不到最完美的結局。

4

關於穿越這類設定,周星馳的電影《大話西遊》里也有類似的描述。與《蝴蝶效應》通過看日記的方式完成穿越,從而改變事件的走向不同的是,《大話西遊》是通過「月光寶盒」這一設定來完成的。但殊途同歸的是,他們都無法將事件的結局變得更加完美。命運就像至尊寶頭上的緊箍咒,誰也擺脫不了被它所摶弄。

至尊寶穿越到過去,改變了白晶晶自殺的結局,卻無法改變白晶晶的悲劇命運。即使變成了能力超強的齊天大聖,也無法挽回紫霞仙子被殺的結局。

埃文也是如此,他一次次回去,一次次試圖讓事情變得美好起來,恰如埃文父親所言:你不能扮演上帝!兒子。命運的無常豈是人力所能掌控的?

最極端的時候,埃文想到了看起來似乎是最佳解決方法:讓自己從未來過這個世界

沒有開始,就不會有結束,沒有開始,也就不存在悲劇。埃文決定犧牲掉自己,回到母親的子宮,最終將自己扼殺在了出生之前。也只有那樣,他和凱莉才沒有交集。凱莉、蘭尼、湯米的人生才不會因此而改變。

令人驚訝的是,算命的女巫居然一語成讖:你沒有生命線,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

電影的結局,更像是一個宗教命題:既然我之存在只會為世人帶來不幸,那麼,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像主人公手上的釘痕所折射的隱喻一樣,它是殉道者的苦惱。我們都會產生改變歷史的想法,去改變那些悲劇,而人力有限的時候,不得不做自我安慰,如果一切沒有開始,那該多好。


然而,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如果」。



——END——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