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新世界》低分收官 導演發文「反思」

在徐兵的構想下,《新世界》是非常詩意和內在戲劇張力巨大的作品,開播的前幾集劇情線索不斷,特別是人物色彩鮮明,時代感逼真;演員方面,孫紅雷、張魯一、尹昉、周冬雨,以及陸續出場的萬茜、李純等,都滿足了導演和編劇這種風格化追求。北京青年報記者 郭佳

2020-02-24 00:5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70集開年大劇《新世界》20日晚在爭議中迎來大結局。開播之初,該劇曾因系2014年國劇豆瓣評分第一名的《紅色》編劇徐兵新作,且孫紅雷等一眾演技派演繹而備受關注。但因劇情拖沓、過於強調「腔調」等諸多問題令許多熱切追劇的觀眾失望而歸,豆瓣評分也從開局8.2分跌至收官的5.9分。20日晚,導演徐兵本人發表長文闡述了自己通過《新世界》表達的初衷,反思創作與觀眾發生隔閡的原因,並感謝觀眾寬容。

在徐兵的構想下,《新世界》是非常詩意和內在戲劇張力巨大的作品,開播的前幾集劇情線索不斷,特別是人物色彩鮮明,時代感逼真;演員方面,孫紅雷、張魯一、尹昉、周冬雨,以及陸續出場的萬茜、李純等,都滿足了導演和編劇這種風格化追求。可惜,重人物輕情節,散漫的節奏,通過大量刻畫細節和群像來謀篇布局,逐漸消耗了觀眾的耐心。全劇給人的感覺是導演過於在意每一個人物,寫得細緻瑣碎,沉浸在自己的敘事節奏和審美風格里,雖然塑造了一批豐滿鮮活的人物,卻沒有把故事講得圓滿流暢。

對於這樣的市場反應,徐兵在《新世界》收官之際照單全收。他說知道觀眾在期待《紅色》續集那樣的作品,「《紅色》這樣的戲做了,以後可能也會再做,但做《新世界》起初就沒想要安慰誰」。最後,徐兵表示,他既理解觀眾,也理解自己。理解觀眾,就要道歉並感謝寬容;理解自己,就是慢下來想一想人生苦短,只有正視才能沉靜下來汰舊呈新。

北京青年報 記者 楊文杰

人物

雷佳:同步追劇有種熟悉的陌生感

燕三這一容易被忽略的人物,出現在《新世界》的第一個鏡頭中。他的扮演者雷佳,北京人,供職北京人藝15年,接何冰的班演了百餘場《茶館》中的「劉麻子」,在人藝五代同堂的院慶大戲《甲子園》中是最年輕的男主角。因為疫情防控在家的這段時間,雷佳不僅同步追劇,追完還會在網上再看一遍。「同步追劇有時甚至會有種熟悉的陌生感。」第一集播出那天,雷佳提前坐到電視機前,他形容那種感覺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要降生,直到劇中第一句台詞出來後才踏實,「不過全程我手心都直冒汗」。

沒有大起大落,更不是「帶節奏」的人物,在雷佳看來,燕三這個人正應了那句「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我默默地陪在你身邊,守護著,替你著想,替你擔心,這種看似淡淡的陪伴從頭至尾貫穿下來,也就不平淡了,反而成了一件挺深刻的事。這就是我給燕三賦予的性格,之後一切細微的設計和小感覺都是從這個點出發的。」平民視角、螻蟻百姓,在雷佳眼中,燕三正是這群最底層老百姓中的一個,「劇中呈現的正是這個群體對家庭、事業、責任以及兄弟間的感情,這都是由我們這些周邊的小人物去集體營造的。」

雷佳透露,《新世界》拍攝前,劇組籌備了好幾個月,甚至在懷柔搭了一條前門大街,監獄也是搭的景。胡同里牆的顏色,包括燈籠的顏色,整個拍攝過程一直在尋找的就是當年北京的顏色,而這種嚴謹的氛圍也帶動著演員。

都說年代越近越難演,劇中大家都是查資料、看老照片找年代感,「那個年代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溫度和濃度與現在不一樣,那時的北京不像上海那麼『洋』,但人和人之間的情感比現在要濃。這部戲片尾曲的詞我非常喜歡,『陌生人也可以親近』,基調很溫暖,我希望傳遞的也正是這種溫暖。」

在劇中,老北京的人情義氣和市井俚語燕三信手拈來,但其中最具流行氣質的莫過於「豪橫」。雷佳說,「本來劇本中常用的不是這個詞,後來從老舍先生的小說里提煉出了『豪橫』這個詞,很多老北京都說好久沒聽到過了,電視劇讓這個詞又火了一把。」

從2005年到北京人藝,雷佳沒離開過舞台,「話劇和影視一樣,基礎都是戲劇。十幾年的舞台磨練給了我一種審美,讓我更加從容。」

北京青年報 記者 郭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