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報

訂閱

發行量:736 

53名員工聯名要求報社道歉,《華爾街日報》就是沒認錯的勇氣

這是一個錯誤的標題選擇,這是對許多人的深深冒犯,而且不僅僅是在中國。《華盛頓郵報》2月22日報導稱,《華爾街日報》在華員工正敦促該報就發表辱華評論道歉 最新的情況是——《華爾街日報》高層給中方寫來第二封信。

2020-02-26 13:4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這是一個錯誤的標題選擇,這是對許多人的深深冒犯,而且不僅僅是在中國。


文 | 海上客


《華爾街日報》中國分社社長鄭子揚(Jonathan Cheng)2月20日發出一封電子郵件。郵件分別發給兩個上司:一個是《華爾街日報》發行人兼道瓊斯執行長威廉·劉易斯(William Lewis),另一個是《華爾街日報》的母公司新聞集團執行長羅伯特·湯姆森(Robert Thomson)。郵件主旨很簡單——要求管理層考慮更正標題,並對讀者、消息來源及任何被冒犯的人致歉。

在海叔看來,這一情況遲早會發生,如今果然發生了。


《華盛頓郵報》2月22日報導稱,《華爾街日報》在華員工正敦促該報就發表辱華評論道歉

最新的情況是——《華爾街日報》高層給中方寫來第二封信。比起此前的趾高氣昂,第二封信中,表示出「學到了教訓」的意思,其稱「當時並不太了解標題中『真正的亞洲病夫』這個詞有歷史意涵,讓中國人想到歷史上遭遇過的不公正,該公司內部很多人也表達了不滿。」


01


此前,《華爾街日報》發表的評論文章,起了個「東亞病夫」的標題,海叔認為,這是在自取其辱,必須付出代價。這不僅僅是中國人民的共識,也應該是美國社會的一種共識。如果美國社會沒有達成這樣的共識,只能表明美國社會在如何看待種族主義問題上仍存在許多病態之處!

海叔在此前的文章《美媒駐京記者被吊銷三張記者證之後》中,對於《華爾街日報》發表辱華評論,曾表示:「不僅是中國人,所有黃皮膚、黑頭髮的亞洲人,包括美籍華裔都應該憤慨!」「在當下的美國,避免種族歧視本該是最大的政治正確!」

2月3日,《華爾街日報》發表沃爾特·米德的評論文章,編輯甚至加以辱華標題

事情的起因是——2月3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美國巴德學院教授沃爾特·盧瑟爾·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寫的評論文章。該文詆毀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抗擊疫情的努力,報社編輯還為文章加上了《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這種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標題,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和國際社會廣泛譴責。

此後,《華爾街日報》內部分歧外露——據《華盛頓郵報》2月22日的報導,鄭子揚發給上司的郵件中,有《華爾街日報》中國分社53名員工的連署簽名,但不包括鄭子揚自己。郵件內文中有這樣一段話:「這不是關於編輯獨立性的問題,也不是關於新聞報導和評論之間神聖劃分的問題……這是一個錯誤的標題選擇,這是對許多人的深深冒犯,而且不僅僅是在中國。」

鄭子揚推特截屏

不過,鄭子揚的立場也挺清晰——他在另一封以個人名義發給兩位上司的郵件中稱:「能否妥善處理此事,對該報未來在華業務至關重要。」曾任《華爾街日報》韓國分社社長,現任該報中國分社社長的他,顯然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海叔認為——


1. 53名員工的態度,顯露的是美國人對於種族主義的普遍態度。試問,如果《華爾街日報》刊登針對非洲裔、印第安裔、西班牙裔的文章,在美國社會會引起怎樣的反響?

2. 鄭子揚的態度,顯露的是《華爾街日報》中層管理人員對此事的態度——這份報紙想要保住中國分社,想要在媒體競爭激烈的美國繼續有資格有能力報導中國,確實該妥善處理此事。

3. 《華爾街日報》高層可能因為兩封電子信件,而意識到了什麼,於是發給中方第二封信。儘管沒有正式道歉、認錯,可其低調地表示「不安」,表示「認識到報紙上那篇言論在中國觸犯了眾怒,造成了對中國人的傷害」。


02


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辱華標題評論後,2月19日,中方吊銷了該報三名駐京記者的記者證,並要求被吊銷記者證的三人在5天內離開中國。目前的情況是——5天已過,這三人並沒有全部離開中國,但這卻恰恰顯示了中國的人道主義!

被要求離開中國的《華爾街日報》這三名記者是:該報駐京記者站副站長李肇華(Josh Chin)、記者鄧超(Chao Deng),兩人均為美國公民;另外一位名叫溫友正(Philip Wen),為澳大利亞公民。

溫友正(左)和李肇華(右)從北京離開中國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2月24日,溫友正和李肇華從北京離開中國。但鄧超跑哪去了呢?

昨天(2月25日)的外交部記者會上傳出信息——被吊銷記者證的鄧超,目前仍在武漢。「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我們會繼續允許她留在武漢,但是她不能從事採訪活動。在武漢封控措施解除後,該記者應儘快離境。」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如此說。

被吊銷記者證的鄧超


03


中方對《華爾街日報》採取的措施,海叔認為,該讓《華爾街日報》醒悟過來了!恰如中國外交部表態所說:「任何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應該對這種不當錯誤言行予以反對和抵制,而不是黑白不分,甚至還要考慮為一家拒不認錯、拒不道歉的媒體撐腰打氣。」

海叔注意到,比起《華爾街日報》可能逐步認識到自身錯誤來,有些美國官員言必稱「言論自由」,大言不慚號稱要以驅逐中國記者反制中方,實在可笑。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在對待媒體方面是怎麼做的嗎?2018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在發布會上提問有關中美洲移民隊伍一事,引起美國總統川普老羞成怒大罵了一通CNN:「老實說,我認為你們該讓我好好治理這個國家。你們經營CNN,如果經營得好,收視率會更高。」

吉姆•阿科斯塔

眼看著阿科斯塔還想回嘴,川普說:「夠了,放下麥克風。」此後,白宮還吊銷了阿科斯塔的白宮採訪證。因中美洲移民問題而落得沒了提問權,誰在搞種族歧視,從阿科斯塔事件,也能看得很明白了。對待海外媒體,美國官方的態度。

近兩年來,美方無理拒簽或以多種理由拖延不少中方媒體赴美記者簽證。近日,甚至將新華社等五大中國媒體視為「外國使團」。這種搞法,叫有新聞自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