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時報

訂閱

發行量:367 

特斯拉一句話,兩大板塊憑何蒸發943億與暴增3730億

華夏時報記者孫斌於建平 北京報導本周,在特斯拉對新電池技術做出相關回應後,A股中鈷概念股和鋰電池概念股雙雙暴跌。

2020-02-26 04:1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孫斌 於建平 北京報導

本周,在特斯拉對新電池技術做出相關回應後,A股中鈷概念股和鋰電池概念股雙雙暴跌。24日早盤,此前暴漲的磷酸鐵鋰板塊,從電池企業到材料企業,一片飄綠。2月24日Wind數據鋰電池指數下跌逾1.4%,板塊內95隻個股市值蒸發近700億元;鈷礦指數大跌3.9%,板塊內13隻個股市值蒸發近243億元。

同樣是2月24日早盤,A股超級電容板塊逆勢爆發,Wind超級電容指數(884154)一日大漲逾7%,個股掀起漲停潮。緣由同樣是體現在消息面上,特斯拉自主研發的新電池是乾電池技術+超級電容組合,具體成分預計會在四月的特斯拉會議上進行說明。這一消息在奔走引發了市場對未來電池技術路線的推測。

特斯拉在電池領域的話語權

實際上,所有的症像都早有苗頭可循。早在2018年6月份,特斯拉CEO馬斯克即在推特上發表個人意見,想要從現有的高鎳體系下,繼續減少鈷的用量,最終把鈷徹底從原材料清單方面把它去除掉。「現在特斯拉用的電池含鈷量為3%,下一代電池含鈷量要為零」,當時,馬斯克如此表示。

2月18日,接近特斯拉的相關人士回應媒體時稱,特斯拉將自主研發新電池,預計會在2020年四月份的電池投資人會議上宣布具體成分等信息。此後,鈷業概念股全線下跌。

隨後,業界的猜測開始轉向,特斯拉會不會採用磷酸鐵鋰?此前,特斯拉已同意從寧德時代購買磷酸鐵鋰電池,用於供應國產版標準續航的Model3,供貨有效期限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但寧德時代的公告中也非常謹慎的表示:「特斯拉沒有責任和義務必須購買公司產品,對產品採購量不作保證,特斯拉將根據後續具體訂單提出採購需求。」

2月21日周五晚間,特斯拉在官方抖音號上回復一位用戶時表示:「請留意四月特斯拉的電池發布會,無鈷,不代表一定是磷酸鐵鋰。」不久後,特斯拉刪除了此條評論,但是這一消息還是引發了隨後的市場下跌連鎖反應,在多數電池行業人士看來,目前的特斯拉並沒有,而且不可能將磷酸鐵鋰作為一個全球市場的必要項進行考慮。

業內電池專家朱玉龍在接受《華夏時報》採訪時稱:「在保持現有的體積能量密度並且削減鈷的用量,這條技術路徑特斯拉跑在前面,德國的三家汽車企業(大眾、戴姆勒和寶馬)也是這麼去研究和探索,希望減少鈷的用量。本質上說,這代表著汽車企業希望電動汽車不僅僅是在成本層面下降,體積能量密度還有可擴展性都要強,這才值得巨資投入,並且有持續性。」

體現在技術方向上,朱玉龍認為,目前包括松下,長城體系下的蜂巢以及多數韓企都在堅持高鎳帶來的高容量的基礎上強化無鈷概念,至於特斯拉採用寧德時代磷酸鐵鋰電池的可行性,在朱玉龍看來究其原因是特斯拉也在降本和品牌維護間作權衡。

由於成本控制與拉底品牌的雙刃劍作用,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標準版Model3如何平衡磷酸鐵鋰電池的使用比例,目前還是未知數,但大機率是兩條腿走路,如果產能拉升快,考慮到鈷材料的價格因素,特斯拉可能會考慮更多的中國供應商。

磷酸鐵鋰的升級戰

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斯拉宣布電池無鈷化方向前,國內新能源車企及電池供應商也在為降低電池成本作出自己的考量。

業內人士稱,相比較寧德提供給特斯拉的磷酸鐵鋰電池折中方案,比亞迪的升級版「刀片電池」一旦量產,則可能在一個全新的競爭維度上提供給包括特斯拉在內的競爭對手一個全新的供應參考系。

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此前表示,新研製的「刀片電池」單位體積能量密度比傳統磷酸鐵鋰電池提升50%,還使整車電池壽命達到8年120萬公里以上。比亞迪計劃在未來兩年內規劃單體能量密度提升至180Wh/kg,系統能量密度提升至160Wh/kg,由此下降單位生產成本30%。同時,首款搭載「刀片電池」的車型比亞迪漢也將於今年6月亮相。

「刀片電池」雖然在能量密度拉近了與三元電池的量差,但對車企而言,更實際的效果則體現在成本控制上,據比亞迪銷售公司總經理趙長江表示,刀片電池採用的GCTP技術,可以提高繼承效率,技術省去了多個軟硬體的流程,因此可以使節省的成本更為樂觀。

部分業內電池專家的看法是,在比亞迪「刀片電池」就位前,因為選擇磷酸鐵鋰和三元兩種電池路線的寧德時代一度在出貨量上領先,但伴隨「刀片電池」的逐步落地,未來的國內電池供應商格局的版圖還可能再度細分。

特斯拉的另一手布局

離開比亞迪,回到特斯拉,在磷酸鐵鋰的可選項上,這家當下依然被熱錢眷顧的新能源車企大機率的做法會是針對特定的市場,依據產能爬坡/成本考量酌情考慮磷酸鐵鋰電池的使用配比,但在技術路線上,馬斯克並不願意在磷酸鐵鋰的升級戰中消耗兵力。

相反,馬斯克對超級電容器的關注由來已久。早在2006年,馬斯克就曾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寫道,他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實際上是為了研究超級電容器而來到矽谷的。2019年,特斯拉先後收購了超級電容、電池製造公司Maxwell和加拿大電池製造公司Hibar。

2月18日,據接近特斯拉的相關人士透露:「新電池是乾電極技術+超級電容器組合,具體成分預計會在四月的特斯拉電池會議上進行說明。」結合之前特斯拉在無鈷電池方面的動作,「乾電極技術加超級電容」的新技術路線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早期,超級電容器曾有過一輪混動系統上的應用熱潮,但由於國家補貼向純電動路線傾斜,超級電容器應用發展放緩。假使特斯拉國產車的電池真的使用「乾電極技術加超級電容」的新技術路線,勢必會帶動中國超級電容器的應用發展。

彭博社分析師弗里斯認為,如果成本變得有競爭力,超級電容器可能會找到自己的利基市場,「重型運輸應用可能是超級電容器的最佳使用案例,在汽車市場的很多領域,他們肯定可以找到應用。」

國內的一位電池業內人士也認為,所謂的超級電容,更可能會應用在電動皮卡方向,但放在眼下,股市對特斯拉題材的反應過熱還依舊缺少真正來自技術應用市場層面的支持。

編輯:於建平 主編:趙雲





文章標籤: